烬熸

产粮都是我老婆
头像来源于水田老师

2022,我要跳出a限圈,再也不当冷圈女😭😭😭😭😭

【A限】借用一下你的夏天

这样到冬天我的身影你还能望见

以及非常感谢@🤡 



无意触碰的指尖,轻轻擦过的发梢,怦然心动的对视,一并混着盛夏的蝉鸣,少年的汗水与笑颜,隐没于走廊尽头的树荫下。

属于他们的青春也终于落下帷幕。

高考结束,回到学校收拾东西时,皮皮限还是有点不敢置信。三年,好像很漫长,但这群少年们还是低估了流逝的时光,稍纵即逝,正如夜空中的烟花,虽绚烂但也只一瞬便消散。

有不少女生找他在校服上签名,他也不吝啬自己的笔墨,大笔一挥把签了十几年的名字留在她们的青春里。

在跟好朋友们最后打打闹闹说说笑笑,踏出校门后,大家都很清楚,有些人可能这辈子也只会见这最后一次。

每个人都格外珍惜现在的一分一秒,望着四周的同学,努力记下他们的模样,好在以后怀念时还能留个念想。

皮皮限自认为这次发挥不错,以他的成绩,不说特别好的大学,起码保了一个一本。这几年熬的夜刷的题抱的怨随着高考最后一科打铃收卷一笔勾销。对于他来说,这也算无愧于自己的青春年华。

他笑着看向班里靠窗的座位,那里已经空空荡荡,阳光透过窗户铺洒在桌上,恍惚间皮皮限仿佛又看见了三年前和Alex第一次相遇时的场面。

或许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两人的约定只有一个人记得。

临行前无数记忆如潮水涌进皮皮限的脑海,无言的承诺,遗忘的片段已蒙灰。他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那里,看了好一会儿,又继续收拾起散落的书籍。

空落落的心,却再也放不下任何东西。


深夜,皮皮限还在公司加班,一个人在漆黑的办公室里盯着电脑上的数据,过了许久,他终于注意到了时间。双眼下浓重的黑眼圈透露出他的疲惫。他摘下黑框眼镜,用手肘撑住头搭在桌上,揉了揉眉心,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又慢慢地呼了出来。

如果说他的十八岁里没有被生活的柴米油盐所干扰,那么二十八岁的他则是被它们压住了脚。

高考结束后填志愿,Alex跟他说想报考C大。以他的成绩,就算报考比C大好得多的学校也绰绰有余,为何要去一个普通的C大?皮皮限没想明白,他在第一志愿上随手填了个H大,第二志愿则填上了C大。

“可能因为我有一些不能离开的原因吧。”Alex笑着耸耸肩,语气轻松又幽默。

为什么不选择去更好的城市,更好的大学?皮皮限刚想开口,又把它硬生生咽了回去。“你不后悔就好了。”皮皮限

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再次接到Alex的电话,是一个新年。

当时皮皮限窝在家里的沙发看春晚,突然手机铃声响起。他把电视机音量摁小,拿起手机接听电话。本以为会是亲朋好友的来电,他没看备注,把电话放在耳旁。

那头的人很久没说话,皮皮限喂了好几声,都没得到回应。“喂?有人在吗?”他又尝试呼喊了一声,还是没人答应,他刚想挂断电话,突然听到有烟花点燃的声音,他下意识的拿开手机,屋外烟花的爆炸声吸引了他的注意。

漆黑的夜空中,陡然多了许多绚丽多姿的烟花,隆重而盛大。

一时间,电话那头也传来同样的声音。

备注上写着

“Alex”


皮皮限发疯一样跑下楼。

高高瘦瘦的背影站在不远处的空地上,旁边放着燃尽的烟花筒。

烟花还未结束,不同的色光映射在他身上,好像上天听到了皮皮限的祷告,让它们再次把他送回皮皮限的身边。

背着光,远处的人放下手机,缓缓转过身。

只是这一次,皮皮限看清了那个人的口型。

“好久不见,陈朝。”




圣诞

数学课。

午后阳光让人昏昏欲睡,加之开了暖气,除了前排的好学生在认真听课,后排都基本睡倒一大片。

瓜林是公认的乖孩子,班主任无数次问他要不要坐前排,坐在后面跟那帮干啥啥不行惹事第一名的坏学生坐一起,太影响学习。

但是每次他都摇摇头,重复相同的答案。我不去,我坐在后排,挺好的。

瓜林的位置刚好安排在安可乐前面,除了体育课,瓜林从未见到他的后桌上课清醒超过十分钟。大多时候,安可乐一醒,都会给他传张纸条,问他讲到哪,下课没,去干饭。

班主任对安可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只是因为他每次大考发挥稳定,年级前百绰绰有余。而平时考试安可乐瞎胡乱做,第一次那些任课老师怒气冲冲地找上门来,次数多了发现这小伙子脑子很聪明就是不爱学,只能恨铁不成钢,不再去管。

今天这节数学课很奇怪。

瓜林瞄了一眼后桌,他都有些微微犯困,安可乐居然精神抖擞的摊开练习册听讲。

除去他底下垫着的小人书。

瓜林转过头,也勉强打起精神,集中精力做题。

不一会儿一个纸团在空中划过一条完美的弧线,稳稳当当落在瓜林将要下笔的位置。

他摊平纸团,心想安可乐听的这么认真,不应该不知道下课时间。皱巴巴的纸上出现一行字如其人的小学生字体。

今天圣诞节。

蛤?瓜林仔细回想,今天确实是圣诞节,只是安可乐一向不注重这些节日,除了过年收红包,其他节假日都随缘。

瓜林边想着,边回复他。怎么了?

趁着讲台上数学老师背过身写过程的时间,他反手将纸团扔给安可乐。

安可乐刷刷下笔,很快又扔给了瓜林。

我们互相说一个对方不知道的秘密当作圣诞礼物。

行啊。你先来。

不行,你先来。

我先来就我先来。

这是什么小学生对话。瓜林无奈的笑着,想了想自己有什么秘密是安可乐不知道的。

反正那个秘密不能说。

那就写这个吧。瓜林写道,我偷过校长的茶。

这有什么的,我有一个你肯定不知道的秘密。

什么?

圣诞快乐。


还有,我喜欢你。


【圣诞接龙4】时间缝隙

#历经折磨的人终将胜利 第四棒

第三棒@莫影琦 

跨过每个时空去找寻真正的你


—————————————————————————

    是他和各个时期安可乐的合照。 

    有在魔法世界的,在现代都市的,在远古战场的,甚至离大谱在野猪林的。

    道理瓜林都懂,但是让瓜林不能接受的是,为什么四大名著都出来了。 

    他一边忍着头痛,一边努力回想在每个世界他第一次见到安可乐的样子。他唯一记得比较清楚的是在某个不知名的街区,安可乐落寞离开的背影。 

    早在虚空里,就有一个声音告诉他,除非你找到真正的安可乐,否则就要一直循环往复穿梭在各个时空里,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瓜林第一次当人是一名社畜,只因半夜下班时一辆不讲武德的轿车冲他撞来,他还来不及躲避,就这样英年早逝。意识模糊前,他听见车门打开,一个人跑到他身边想要扶他起来。他用尽全力睁开眼睛,却好像看见了深蓝色的大海,温柔的把他溺死在里面。 

    原来那是安可乐的双眼。 

    怪不得每次穿越到各个时空都跟安可乐脱不了干系,敢情就是他把我第一次做人的机会断送了。瓜林有些愤然,质问那个声音,“那我怎么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安可乐?我跟他仅仅只有一面之缘,”他顿了顿,补充道,“而且他还把我撞死了。” 

    “你怎么知道那一世就是你真正的人生?”那声音倒也不恼,还慢条斯理地反问他。 

    瓜林一噎,“管他妈的谁是真正的安可乐,你给个提示也行啊,什么都没有你叫我找什么,找李华吗?”“你有没有点礼貌啊,就不会叫我名字吗?!”“你又不告诉我你名字你还能让我叫啥?!!”

    那声音似乎无语住了,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爱叫什么叫什么吧。” 

    瓜林认真的想了一会儿,“要不就叫你芜湖吧。” 

    “???” 

    “你别想走出这个时空缝隙了。” 

    瓜林收住不正经,严肃起来,“你刚才说的这个时空缝隙,他有五险一金吗?” 

    “?你他妈神经病吧。” 

    “我说认真的,而且,你跟我仔细讲讲,”瓜林眼神暗了下来,说话也慢了不少,“这个安可乐,跟我生前到底是什么关系。” 

    一时间,虚空里那个声音没再出现,就在瓜林以为它不会再出声时,面前突然竖起一道蓝色光波。他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掏出魔杖,却……掏了个寂寞。 

    瓜林:? 

    妈的,差点忘了他不在魔法世界。瓜林用手背默默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本着英勇就义的心触摸了一下这道光波,结果就被传送到现在这个世界。 

    同门师兄弟?瓜林嗤之以鼻,不管发生了什么,他一定要找寻真正的安可乐,然后回去属于他的世界,工作恋爱结婚生孩子颐养天年。 

    只是,他经历了这么多世界,有点舍不得安可乐。 

    这个叫安可乐的人,不需要什么日久生情,也跟情不知何起一往情深扯不上关系。他跟安可乐是魔法部默契的搭档,是并肩作战的战友,是一起挨老板骂的社畜,是上高中早自习时偷吃方便面的共犯,是同门师兄弟,是在他心里更重要的人。 

    说没有感情是假的,人心都是肉长的,他舍不得安可乐是真的。 

    就在他感慨命运的不公时,背后突然传来安可乐懒洋洋的声音,“瓜林啊我捡到一条内裤。”



 —————————————————————————

第五棒@菓 

(对不起给各位老师拉垮了!)

狠狠期待啦!!!

季平:

新整活预告。

参与人员:@季平 ;@饮日吞月 ;@莫影琦 ; @菓; @阿猫不知道喵 ;@左南 ;@飞飞飞⭐
@昨夜星辰 ;@火尽 ; @蔷薇💊 ;@WARM; 不愿透露姓名的鳄鱼老师;@HelenG ;@是壹伍叁 ;@鹤清欢 ;@McAvoy ;@生长在摸鱼 ;@眉毛阿优 。


试阅: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同人世界了

“画什么呢裤子老师?”同事喝咖啡回来的时候路过了瓜林的工位,瞄了一眼他的电脑,好奇地问道。

瓜林一下子握紧了手中的数位笔,“随便画画找找灵感哈哈。”还好他只来得及画了一点草图,没有人能从这些凌乱的线条中看出他的秘密。


瓜师弟叛逃师门成因扑朔迷离 大师兄苦守南山为爱追凶

山顶风大,花雨便纷纷而下,安可乐就倚着树似是睡着了,手里虚虚端着一本书,瓜林悄悄走到他身旁,明知他不会冷,却也脱下外袍披在他的身上,然后从他的手里将那本书抽走,鬼使神差地,瓜林便看了一眼,上面竟是几幅图,大量的陌生记忆突然充斥了他的脑海......


时间缝隙

瓜林第一次当人是一名社畜,只因半夜下班时一辆不讲武德的轿车冲他撞来,他还来不及躲避,就这样英年早逝。意识模糊前,他听见车门打开,一个人跑到他身边想要扶他起来。他用尽全力睁开眼睛,却好像看见了深蓝色的大海,温柔的把他溺死在里面。 


小孩才做选择,成年人两个都要蛤

在博弈中一直被人夺取主动权,从来不是瓜林的风格。

他要作出改变,哪怕是徒劳的挣扎。无论改变的后果是什么,他总有无尽的勇气去放手一搏,因为他的目标就是带给他勇气的源泉。

“把两瓶都给我,”瓜林对着虚空伸出手,“我知道你可以,不用费心思狡辩了。”


告白

他想光明正大地拥抱他、亲吻他、拥有他。

面对喜欢的人的莫名其妙的仪式感让这个告白的日子定在了不远不近的今天——他们相识一百天。也许安可乐会对这个日子记忆寡淡,毕竟在决斗之外的事情上这位格兰芬多的表现属实说不上聪明,但瓜林自己却是对他们相遇的那天印象深刻。定好了日期,接下来就是紧锣密鼓的私下偷偷准备——预定了最新款的飞天扫帚和新鲜的玫瑰作为礼物、提前支开了所有可能影响到他们独处的共同朋友……总之,按照瓜林的计划,在结束了晚上九点他们各自的社团活动后,他们将会一起到禁林边缘看霍格沃兹的烟花,安可乐会收到他念叨了好几句的最新款飞天扫帚和一大捧玫瑰花,还有瓜林的告白。


意外惊喜

怒气在他的胸腔不断翻涌,占有欲作祟的他快步走到安可乐面前,这使得他近乎是凶狠地揪住了安可乐的衣领。

“谁绑的你?”

这低沉的语气直接把安可乐吓了一跳,他本来是想给瓜林准备个惊喜,没想到得到却是如此激烈的负面反馈。

“我自己下的禁锢咒。”



团建时间:没定好总之快了,他们让我先发个预告出来,欢迎猜试阅作者。


特别鸣谢@阿猫不知道喵 提供的标题。

【瓜乐瓜】不能说的秘密.续

*没想到那么多人看这种狗血文学,那我就尽量写点让大家开心的东西吧,感谢大家的喜欢!


安可乐和瓜林家是世仇,这点大家有目共睹。

从小安可乐的家里人就告诉他,他可以爱上任何人,唯独瓜林家的人。少年十五六岁本该情窦初开的年纪,却愣是对谁都没有感觉。

他可知道他极高的战斗天赋是怎么来的?我看不透安可乐这个人。他总是装傻充愣,让人不清楚他的真实想法。我低头,只看见他缩在宽大袖子里的手抽动一下,又很快攥紧。我抬头,看到一双愤怒的蓝眼睛。

“闭嘴,”他咬牙切齿,“你最好不要提它。”

“OK,我的错。”我耸耸肩,我承认我没有能力能与安可乐抗衡。他进修的高阶魔法至少是我再过两年才能学到的,我不会蠢到故意激怒他逼他动手。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有人来了。我悻悻地转身离开,回头看了安可乐一眼。后果自负。我用口型对他说。他手里的魔杖顶端闪烁的荧光滋滋作响,在阴影里格外明显。很显然,他真的生气了。

我提前回了寝室,脑子里很乱,打开抽屉从里面抽出一本老旧的日记,翻开其中的一页。

“诅咒...可是会反噬的。”


与恶魔做交易,糊涂的交易。

我不止一刻的在想,以安可乐终身遗憾作为代价,换他强大无人能敌,真的值得吗?在了解他的故事之前,我对安可乐的印象一直都是冷漠疏远的决斗师,在和他成为舍友傻时,也是这么想的。直到不久前的晚上,我起夜碰到他,他站在窗户前,猛地把窗户打开。我被他吓了一跳,“你干嘛,快把窗户关上,冻死了!”我搓着两个胳膊,冲他喊道。

奇怪的是他好像没听见一样,继续开着窗户眺望夜空中的明月。

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我合上日记本,看向安可乐曾眺望过的窗台。

这美其名曰的契约,实则是以爱之名的诅咒,把安可乐同禁忌的深渊捆绑在一起。安可乐不是神,不可能做到没有七情六欲,不可能做到对一个在身边朝夕相伴的人毫无心动的感觉。

更何况那个人是瓜林。

没人能拒绝冷静的拉文克劳,指导你完成作业论文,提醒你增添衣物,节假日给你准备小惊喜,你每个生日都为你送上一封真情实感的长信,决斗场最终决赛陪你孤注一掷。他在乎的根本不是冠军。

下了决斗场,安可乐对瓜林说的第一句话是“对不起,我没能让你拿到冠军”。

瓜林对安可乐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有没有哪里受伤”。

相伴十年,尽管是世仇,但幼时跟在长辈后面偷看的小男孩,少年时站在决斗场举世无双的天才决斗家,也会为这样一个人而公然违背家族契约。

我看过他们在决斗场不经意间牵起的手,也看过他们坐在草地上旁若无人的拥吻。安可乐一笔一画认真书写给瓜林的舞会邀请函,瓜林用画笔记录下安可乐意气风发的少年模样。

他们本就是相爱的,光靠诅咒根本拆散不了他们。

不久之前我也想过让安可乐断了对瓜林的感情,但在这些小细节全都对上后,我才明白他们本就蓄谋已久。尤其是安可乐,他明明很清楚诅咒反噬会带来什么后果,让他双目失明双耳失聪,让他呼吸道溃烂,让他皮肤组织坏死,让他心脏衰竭停跳。

他不止在这一面勇敢,他全身心的从上到下,都透露着格兰芬多的勇气。

在黑暗的阁楼里,没有光透过这里。安可乐虚弱的躺在地上,诅咒的反噬把他折磨得血肉模糊,精疲力尽,魔杖滚落在一旁,他施了无数次愈合咒,都不起作用。

就像是剥皮抽筋,每呼吸一下都感觉到深深的刺痛感,每挪动一下都如同被万箭穿心。安可乐迷迷糊糊地想,瓜林还在外面等他吧。不要让瓜林久等。

耳内充斥着爆炸般的轰鸣声,眼前一片漆黑,声带损坏根本发不出声音,他凭感觉用尽全身力气摸到了魔杖,“一忘皆空。”他靠意念硬是在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淡蓝色的光从杖尖飞出,飞过窗外,把一路上安可乐来过的痕迹消除。

这样最好了,只要他能忘掉我。安可乐躺在地板上,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想起了养育他的父母。他苦笑一声,可惜他非要踏进这个禁区,可惜身边人怎么把他拉回也无济于事。

我推开窗户,看着最接近天空的那座高塔,一瞬间泪流满面,不知是为了我,还是为了安可乐。




“滋——”

电流穿过全身的声音。

“病人病情并不稳定,臆想症程度进一步加强。”

我被电得发麻,把头侧向一边睁开眼,却看到一片模糊。

“看住他。”医生沉思片刻,给出一个简短的回复,随即对身边的护士交代了几句,转身离去。

病房门口的门牌上刻着一行小字。


病人:瓜林

主治医生:安可乐



【瓜乐瓜】不能说的秘密

“你从来没跟我说过,甚至一点痕迹也没让我发现。”

我在安可乐下课时经过的走廊拦住质问他,只看到他躲闪的眼神。

“那又怎么样?”他先是满不在乎地打了个哈哈,看到我认真的模样很快收住了笑容。“你不会在说认真的吧。拜托老哥,我真的不喜欢瓜林。”

“那你为什么要上课偷看他?”

“只是教授刚巧站在他身边。”

“我不止一次看到你出入图书馆借的魔药大全在桌子上翻开在迷情剂那一页。”

“说不定是旁边同学刚好碰到了,你知道,不少人对这玩意儿感兴趣。”

“你去斯莱特林学叠千纸鹤,最后歪歪扭扭撞到了瓜林旁边的一位拉文克劳,你还露出很失望的表情。”

“那能叫失望?我最讨厌拉文克劳这些老古板了,撞到还好呢,撞晕了我魔法史又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看来他今天是要跟我扯皮到底了。我一咬牙,把他扯到一旁的角落里,盯着他的眼睛说,“我那天在宿舍里看到你写的情书了。”

“什么情书你是不是眼xia......”

“别找借口我看到瓜林这两个字了。”

安可乐一瞬间瞳孔地震,很快又调整回来,义愤填膺地指责我的行为多么恶劣,“你没事偷看别人的私人信件干嘛!我说了,那不是情书,只是舞会邀请函。”

啊对对对。我翻了个白眼,“你该知道你不能喜欢他。”

他一下子收住声。又来了,这种可怜巴巴的眼神。我得让他明白什么是靠近不该靠近的人的代价。

于是我拍了拍自己的脸,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安可乐,我想你比我更清楚,诅咒的威力。”

【瓜乐瓜】蓄意(上)

*全文统一安可乐

*2k5先给自己开个小头,大概是(上)(中)(下)

*瓜乐不逆

*剧情很扯淡,私设他们同一个高中,乐姐被校园霸凌过



    “今天啊,随便打打,打会儿双排先。”

    安可乐边说着边戴上耳机,端起鼠标旁的水杯喝了口水,昨天半夜着凉感冒了,嗓子有些不舒服,不是很想说话。

    -瓜林进入直播间。

    “瓜林来啦。”安可乐清清嗓子,点开双排邀请瓜林,熟练的动作一气呵成。“打双排吧。”

    -好耶瓜瓜乐!

    -准备录屏了姐妹们

    -谁磕到了我不说

    这群小姑娘都怎么想的。安可乐笑了两声,没再说什么。微信消息提示音震动了一下,他低头一看,显示来信人正是瓜林。

    -瓜林:生病了?嗓子不舒服?

    -安可乐:昨晚感冒了。

    -瓜林:多注意休息。

    收回目光,安可乐心情复杂的点击开始匹配,一如既往的流畅操作,瓜林该配合的都配合到位,但安可乐总觉得还缺什么东西。

    缺一种证明。


    他不知道剩下几个小时的直播是怎么度过的,只看到瓜林给他打了一句累了先下,他才慌忙回过神来,对着直播间里的粉丝说再见。“瓜林说他累了,今天先不播了。”似乎没注意到自己这句话的歧义,他无视弹幕,关闭直播间。

    今晚天真黑。安可乐坐在床上,少有的对着窗户发呆。他文采一直不是很好,此刻也想不出什么文艺的句子来表达自己的心情。憋了半天,才在朋友圈发了四个字——“夜黑月明”。仅你可见。

    反正也不会有人看到,我设置的对象可是我小号。安可乐美滋滋地想。

 

-叮咚。朋友圈更新提示音。

瓜林睁开疲惫的双眼,经过一番摸爬滚打摸到手机,点开朋友圈。

夜黑月明啊。

 

    第二天起床,安可乐还是感觉没什么不一样,嗓子该疼还是疼,但直播该播还是得播。

    草草结束洗漱,安可乐出门前拿了件外套,上海比起别的地方还算暖和,但是安可乐怕冷。很怕很怕。

    到楼下小店买完早餐,他匆匆忙忙赶回家里,手插进口袋里掏出钥匙准备开门。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我怎么什么都没掏出来?!

    安可乐原地石化,他颤抖着扒开口袋,果然,出门没带钥匙。这下好了,安可乐,你自己去找开锁师傅开锁吧。他咬牙切齿地点开手机通讯录,一个电话打过去,本以为开锁师傅会用他那洪亮的大嗓门震破安可乐的鼓膜,但事实上,电话那头什么声音都没有。

    仔细听还是有轻微的呼吸声。

    什么情况,开锁师傅睡着了?安可乐摸摸鼻子,想不出还有什么解释。就这样僵持了有两分钟,安可乐犹豫着开了口:“余师傅您......”

    一阵杂音,接着这阵杂音很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安可乐的震惊和瓜林慵懒的声音。

    “怎么了老婆。”

    ???

    我不是打给余师傅的吗???

    安可乐,一个单身二十余年的光棍直男,被一个刚认识一个月的男网友叫老婆。

    肯定不是对我说的,应该是瓜林以为打电话给他的是他的女朋友。安可乐自我安慰道,但还是忍不住往那方面多想了一点。

    “瓜林是我,安可乐。”

    “嗯,我知道是你。”

    好,这下彻底没什么好洗的了。安可乐内心飚过一万句不知名的脏话,他冷静下来,刚想说我打错电话了不好意思,瓜林就比他先一步开口。“乐乐你是不是有事找我,我随时都可以。”

    ...安可乐无语在原地。大哥你喝多了吧。

    “瓜林你昨晚是不是喝酒了。”

    “昨晚?嗯昨晚...没喝酒,通宵赶了个稿子。”

    “我现在清醒得很,乐乐。”

    清醒个鬼哦。安可乐不得不承认,有那么一瞬间,他被瓜林的这句“乐乐”撩到了。但是。

    “我打错电话了,出来买早饭钥匙没带我现在被反锁在家门口。”安可乐简明扼要地说明了情况,那头的瓜林好像也真的清醒了不少,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你来找我吧。

    安可乐一噎,叹了口气,震惊我妈一万年啊。“不合适吧。我连你在哪都不知道。”

    “不聊了不聊了,我找开锁师傅说正事了。”

    “老婆再......”

    “嘟。嘟。嘟......”

    是我单身太久了吗,看个男人也眉清目秀的。安可乐平生第一次对自己的性取向产生深深的怀疑,他眉头紧锁,现在这事可比开锁还难办。

 

    晚上还是照常直播。

    “晚上好晚上好,”安可乐职业假笑道,“今天不玩双排,玩点水友赛。”

    -咱就是说,一整个狠狠的期待住了

    -乐姐开淘汰赛房间?

    -双人双人!!

    安可乐手托腮看着弹幕,“随机的话还是玩单人吧。今晚先打一局单人,下局再打双人。”

    “房间号xxxxxx,有想来的水友自己进。”

    点开邀请列表,习惯性的邀请瓜林。

    全然一副忘记今早那通电话的样子。

    瓜林的人物建模欣然赴约,熟悉的套装出现在眼前,安可乐此刻并没有多想。

    如果他知道,瓜林在黑暗的房间里对着发光的电脑屏幕神色黯淡,期待地看他发的消息,或许他现在就不会这么优哉游哉。

    人们常说,思念的力量是巨大的。

    安可乐,你还记不记得你高三那年冬天遇见的学弟啊。

 

    安可乐高中时期过的并不是很快乐。

    寒冬腊月里,他被同学拖进校园隐蔽的角落。那是一个很冷的下雪天,安可乐御寒的羽绒服被粗暴的扔到一边,手中的资料和书散落一旁,他狼狈地不停往回躲,却撞到一堵墙。

    这里是死角。任何意义上的死角,没有摄像头,没有出口,没有人会来这里,甚至连清洁阿姨也会忽略它而不计。

    他冻得直打哆嗦,被两名同学押住膀子脸深埋进雪地里,冷的嘴唇发青,仍要忍受他们的拳打脚踢。

    他不是一个讨喜的人,说话嚣张没有分寸,这一天迟早都会来吧。安可乐昏迷前的脑海中的最后一句话,让他有一种慷慨就义的错觉。

    噗,想什么呢。他苦笑,换来更残暴的打击。

    都该结束了。

 

    再次醒来已身在医务室,安可乐费力的睁开眼,一偏头,看见一位从未见过的少年守在他的床边。

    他似乎睡着了,头一点一点的,还总是喃喃自语。说的什么安可乐没听清,他轻轻摇了摇这位面生的同学,“同学,你是哪位。”

    少年一下子惊醒,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高一六班,林瓜。”

    “林瓜?”

    “嗯,对。我知道你,高三的学长安可乐。你是跟那些人有什么过节吗?为什么他们要打你。”

    安可乐无言,别过脸,“我嘴欠一直可以的。”

    “幸亏我来的及时...否则学长你就要在冰天雪地里永远待下去了。”林瓜想想还是很后怕。怕他就这么失去安可乐,怕他还没来得及认识他他就离开不再回来。

    “我很担心你的身体,校医刚刚给你处理好伤口。”

    “没关系,我身体素质挺好的。”

    “那也不行。”

    林瓜转身去倒热水,安可乐盯着他的背影很久,还是说出了心中那句疑问:“话说,我们才刚见面,你怎么对我就像老朋友一样。”

    他一顿,用沉默回答了安可乐,“也没什么,只是看学长躺在那片雪地里很可怜。”

    “可能我们比较有缘,一见如故。”安可乐补充。

    嗯。林瓜闷闷不乐地应了一声。

    “卧槽我五三呢?!!!”

    “兄弟你有没有看到我五三!”

    “江湖救急啊!!”

     林瓜被安可乐突然连环三call吓住了,仔细回忆当时的场景,好像是有几本破书躺在地上......

    “没有。”

    “我去***的不是吧我还得重买啊——”

    安可乐在病床上无能狂怒疯狂哀嚎,林瓜再也受不了他,转过头怒气冲冲地吼了他一嗓子,他才安静下来。

    “可是学长被学弟吼很丢脸诶。”

    “宁可住嘴吧。”




tbc.

今晚,有人醋了,有人急了,有人不高兴了,但我不说是谁